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又双叒叕上热搜了_ 37.正面杠-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白日上楼小说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37.正面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整个场馆鸦雀无声。

    华国向来有敦厚、谦逊的传统,讲究得饶人处且饶人, 即使心底恨得牙痒痒, 也得全个面子情,大唱世界大一统。

    偏偏三千水飞来一笔, 明摆了要继续正面杠, 半点不给人留余地——

    这下所有人的兴趣都被挑起来了。

    一个直播节目, 实时观看人数迅速从五百万飙升到千万,直播间一度被卡瘫,真的是年度都少有了。

    主办方肚里早就乐翻了天。

    做节目, 最怕的就是没话题、没爆点,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是什么?

    ——撕逼啊。

    当然, 这撕还得撕得有水平有文化,在讲究和谐五美的新社会, 泼妇骂街是上不了台面的。

    三千水不一样。

    她不玩遮遮掩掩那套, 不服直接挑。

    就这么一个娇滴滴粉嫩嫩的小姑娘,内里反而藏着一股彪悍的血性——起码,在观众看来是这样的。

    乐乐不快乐不能怂。

    他非但不能怂, 还得痛痛快快应下, 才能在全了自己“男子汉”的面子。

    道理都懂——

    可该虚还是会虚。

    乐乐不快乐瞥了眼身旁的小恶魔,小恶魔皮肤雪白, 瞳仁清澈,眼睫毛从侧面看简直长得犯规——他觉得连脚底板都泛着凉气, 握紧了麦克风, 抖抖索索半天应不出一个“好”字。

    台下顿时嘘声一片。

    高倍摄像头此时成了高清照妖镜, 乐乐不快乐那心虚怎么也藏不住。

    “……好,我接受。”

    乐乐不快乐笑得涩然,应得勉强,连声音都打着飘。

    弹幕一瞬间浮出无数“点蜡”,连奶粉们也没底气给自己蒸煮洗地。

    “看来以后这小奶哥得改名叫小怂哥。”

    主持人反应极快地接过话头:

    “既然两位参赛选手都已做出决定,我们直接进入加时赛阶段,现在休息十分钟。”

    四位评委互相招呼着下了台。

    乐乐不快乐跟在三千水身后,看她扯了裙摆,跟在李默身后小心翼翼地下台阶。

    那双在灯光下美轮美奂的水晶鞋足有十公分高,细、尖,整个儿一人间凶器,而临时搭出的铁架子台阶,又窄又陡,三千水走得很慢。

    只要一脚……

    只要一脚……

    被碾压、被群嘲的挫败和愤恨如潮水一般涌来,一瞬间淹没了陆乐乐的理智,他不受控地探出脚,往女孩纤细的足踝踢去。

    就差一点点了……谁也看不到。

    三千水还毫无所知。

    这一刹那,乐乐不快乐好似提前看到了女孩骨碌碌滚下台阶时的狼狈场景。

    他无声地笑了。

    可这笑才达一半,又戛然而止,形成一个怪异的荒腔走板的休止符,前面的李默不知与三千水说了什么,突然回过头,微缩的瞳孔里错愕和震惊被放得极大。

    三千水成功地如陆乐乐所料,趔趄着摔下台阶,被李默一把扶了住。

    可乐乐不快乐分明记得——

    他没碰到人。

    “你在做什么?”

    李默干主持这行多年,向来不管选手之间的龃龉,可手下的肩膀抖得跟筛糠,小姑娘一脸惊惶,面色煞白,小鹿斑比的眼神求助般看着他——

    听说这三千水还没成年。

    李默突然心软了。

    这乐乐不快乐心思太毒,小姑娘要真摔实了,演出无法进行也就罢,摔出个习惯性脱臼谁来负责?

    “乐乐不快乐,你要比,就堂堂正正地跟人比,在台底下耍手段是怎么回事?”

    三千水缩着肩躲到李默身后,幕后工作人员纷纷聚了过来,三两下就问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向陆乐乐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陆乐乐百口莫辩,难堪得想钻地洞,不远处的四位评委听到动静纷纷转过头来,看向这边的眼神也充满了谴责。

    “蠢货。”

    刘玉琦觉得自己睡了个糟心人。

    乐乐不快乐面红耳赤,自己还没明白什么回事,就见江溪躲在李默身后,朝他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意。

    我艹!

    这阴险的小娘们!

    他顿时明白过来,指着江溪要骂,却被四周不屑鄙夷的眼神给堵了回去:辩解什么?他被李默当场看到要踹人,三千水还正巧好死不死地掉下去了。

    谁能信他没沾这小恶魔一根汗毛?!

    评委那的印象分没了。

    乐乐不快乐捏着拳,暗骂了声“小娘皮”,眼睛红得充血,狠毒了江溪。偏江溪还火上浇油似的朝他摆摆手,生怕气不死他。

    *******

    林雨霏霏绕了一圈回来,进门见江溪还在悠哉悠哉地喝茶,气定神闲。

    “曲目报了吗?”

    “报了。”

    “奇了怪了,”她摇着头嘟囔,“刚才还见到那牲口,转个身就没人影了。”

    江溪敛着眸,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她方才托人将那段音频递给了小天后,想必小天后听到那句“老娘们”,脸色……应该十分精彩。

    十分钟过得很快。

    “让我们欢迎两位选手再次登台!”

    舞台下,掌声雷动。

    这次是江溪先唱。

    一首伤感情歌。

    评委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姑娘装束没换,依然是甜歌配备,可在她起调时,那粉糯糯的色调,就好像一下子成了雾蒙蒙的灰。

    沉,暗。

    唱得人心底都发灰。

    无望的、痛苦的、绝望又挣扎的情感,三千水唱得不是爱,可好像……又是爱。

    评委品不出,可心底的苦涩却缭绕不去。

    曲以情动人——

    到这一步,已经成功了。

    何况这是一首难度极高的歌曲,前奏低,可到**处,又一下子直入云霄,其中夹杂了一段炫技式的海豚音,真假音切换极多,单技巧,也已是专业水平。

    “Bravo!”

    评委们纷纷鼓掌,连小天后也矜持地表示了赞赏。

    “好,谢谢三千水的精彩演绎,让我们欢迎——乐乐不快乐!”

    几乎没有人看好陆乐乐。

    如果照他一惯水准——乐乐不快乐没有任何胜算。

    音域比不上,唱功比不上,连形象都差得太远。

    可谁知,他一起调,几乎是惊掉了所有人大牙。

    乐乐不快乐选了首韩文歌,爆破式的起调一出,立刻引爆了所有人的耳膜。

    转音华丽,歌喉撩人。

    除了台上几个评委神情微妙,台下奶粉们已经开始疯狂打“call”起来,连弹幕都忍不住称赞其颠覆式的演出。

    “这声线压得够撩啊,看不出小奶狗还有这能耐。”

    “这声音质感,跟录音棚修了又修的也差不多了,够华丽,够高级。”

    “原唱也不过如此。”

    一个人如果一直表现平平,突然给了人巨大的惊喜,那这惊喜往往要比一个一直表现优秀之人继续优秀来得震撼。

    乐乐不快乐就是如此。

    网络上开始为小奶哥说话之人多了起来,唐胖子看得气闷,这下连直播间也不刷了,反倒是李槐先突然跳了起来,化妆箱子都没顾上,直起身就往后台冲:

    “水水让我去一趟。”

    李槐先在调音棚门口跟江溪碰了头。

    “水水,怎么回事?”

    这时台上还有一小段歌,就要结束了。

    江溪指了指里面两个调音师:“帮我将那红色开关摁停两秒,再开。”

    李槐先再傻白甜,也是跟着节目组走过一段流程的,他很清楚江溪所指的红色开关,对应着背景乐。

    “听我的。”江溪郑重而认真地看着他:“相信我。”

    李槐先从江溪眼里感应到什么,似乎一下子打了鸡血,趁着调音师对自己不防备,豁出去地冲上前,瞅准了迅速摁下去——

    “啪嗒”。

    唱到一半的歌,突然停了。

    乐乐不快乐摆到一半的动作也停了。

    “话筒坏了?”

    “还是调音坏了?”

    观众傻了两秒,正要抗议,就在这时,舞台上歌声又响了起来。

    可陆乐乐没反应过来。

    动作和口型一下子对不上,有了延迟。

    “假唱!”

    “假唱!”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乐乐不快乐是假唱!

    难怪风格、歌喉完全不同,台下一片哗然。

    主办方也站不住了,一场歌唱比赛出现假唱事故,影响的是所有平台包括赞助商的公信力,甚至之前所有选手的信誉度,都将受到质疑。

    这简直是播放灾难。

    楚天脸色铁青,连同八个直播平台老总面色也一时间变了起来。

    李槐先心脏还在狂跳,男调音师已经跳了起来,“怎,怎么会?”

    母带明明是去了原唱的。

    女调音师一下子面如死灰。

    就在直播间群众暴走时,节目组前所未有地高效,迅速播出了一组录像,大约是十分钟,从陆乐乐回后台时愤而绊倒三千水开始,到诱惑女调音师配合他假唱为止。

    原来那女调音师竟然是个“奶粉”。

    这下真相大白。

    声音、图像,清晰得像有人跟拍似的。

    陆乐乐人品低劣,欺负同组女生,诱惑奶粉,试图假唱,真相辩无可辩。

    节目组直接宣布取缔乐乐不快乐的参赛资格,签约平台老总出面宣布与劣迹主播解除合约,所有平台表示一律封杀,永不再用。

    江溪直接晋级。

    节目组高效而透明地解决了播放事故,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危机公关。

    ——而乐乐不快乐身败名裂,深陷与原平台的合约官司中,焦头烂额,奶粉们就剩下小猫两三只在苟延残喘。

    没人会喜欢一个劣迹斑斑之人。

    豆瓣、知乎、天涯,为他筑起了高楼,乐乐不快乐再翻身不得。

    江溪很满意。

    她从一开始,就在期待这个结果。

    陆乐乐这人阴险,徒有小聪明,心智却不稳,被人连逼几回,就做下了糊涂事。

    其实这回他要是不假唱,等比赛结束,再卖个惨,哭一哭,还是原来直播平台的一哥,什么损失都没有。

    “小溪,那录像……听说是你给节目组的?”

    “恩。”

    江溪理了理头发,“是我。”

    “干得好!”

    唐胖子拍拍她肩膀,蒲扇似的厚掌拍得江溪肩塌了半边。

    “喂!”

    “你看姓楚的那眼神没?”唐胖子讪讪的收回手,“他这下可不敢打你主意了。”

    楚天确实被这彪悍的丫头片子吓了一跳。

    当下就打电话给韩琛,没想到一早晨没接通的电话这下居然通了,那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怎么了?”

    “哥,你一早就知道那丫头的脾气?”

    韩琛还有点迷糊:“什么丫头?”

    “哦,她啊,”他回过神来,“小狼崽子。”

    “你吃亏了?”

    楚天一脸后怕,“倒,倒也没,就昨晚吧,其实我是接了一个陌生消息才去了休息室。”

    他一开始以为是江溪欲擒故纵,约着他去。

    后来看不像,可喝了点酒上头,精虫一上脑,干脆想着将错就错办了,大不了回头弥补……他从前碰到的女人,不都上赶着还怕赶不上吗?

    “你不知道,她把那个给她下药的主播,给整得退行了。”

    “是吗?”韩琛声音漠然,“该的。”

    “下午就是总决赛了?”

    楚天点头,想到对面看不见,又连忙“恩”了一声。

    “那我过来一趟。”

    韩琛“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留下楚天傻愣愣的:韩哥不是说路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