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裙下之臣[快穿]_ 126 攻略.禁欲老师-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9: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请叫我山大王小说裙下之臣[快穿] 126 攻略.禁欲老师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黎言远父亲仿佛恶作剧成功的哈哈大笑中, 乔桑和黎言远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黎言远的父亲生怕两人不相信, 还找来乔桑的外公作证:“六叔,你说嘛,是不是真的, 那时候桑桑周岁的时候言远还抱着桑桑拍了照片的。哎,那照片呢?”

    外公还真让人把照片给找出来了。

    大概还只有**岁的黎言远, 穿白衬衫套西装小马甲, 是个标准的小正太, 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娃娃, 面对着镜头, 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像是被画面外的大人催促着笑一笑才勉强露出来的。

    黎言远的父亲指着照片说:“桑桑, 这是你言远哥哥小的时候,你看, 你言远哥哥怀里抱着的就是你一周岁的时候。”

    乔桑心情复杂的抬起眼看黎言远,黎言远正看着照片, 仿佛感觉到她的视线, 他一抬眼,对上了乔桑带着微妙笑意的眼,总是毫无波澜的黑眸微微泛起波澜。

    乔桑又低下头看了一眼照片, 然后眼带笑意的看着黎言远, 故意顺着黎言远父亲的话说道:“言远哥哥小时候长得好可爱啊。”

    她咬字清晰,尾音带一点隐隐的笑意和上扬, 言远哥哥四个字从她的口里叫出来, 只觉得这四个字又软又甜。

    黎言远抬眼看着乔桑, 镜片后的视线带着一丝警告。

    乔桑嘴角抿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笑的一脸狡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黎言远的父亲丝毫没有察觉两人的暗潮汹涌,颇为感慨的说道:“时间真是一眨眼的事,现在想起来,那次聚会好像还是昨天,那些场景还历历在目。结果一眨眼你们都长那么大了。”感慨完了,又看着乔桑说:“桑桑,你跟你妈妈年轻的时候长得真像。”突然话锋一转:“你上大学了吧?有没有在大学谈男朋友啊?”

    黎言远终于开了金口,淡淡的说:“她还是高中生。”顿了一顿:“而且,她现在是我的学生。”

    他的本意是让父亲收敛一些。

    谁知事与愿违,黎父大吃一惊后,说道:“桑桑你跟言远在一个学校?还是言远的学生?!怎么那么巧!这可真的是缘分啊!”

    黎言远有种想要扶额叹息的冲动。

    乔桑笑的一脸乖巧模样:“是的呀,我都没想过我居然和老师有这种......缘分。”

    黎父开玩笑说道:“言远在学校没有仗着自己是老师就欺负你吧?”

    “没有,老师对我很好。 ”乔桑羞涩一笑:“我成绩不大好,老师还给我补课了。”

    黎父立刻说:“这还差不多。桑桑你现在高几啊?”

    乔桑乖巧的回答:“黎伯伯,我读高三了。”

    “哎呀,那现在正是关键时候了!”黎父说:“这样,你以后放假了就到黎伯伯家里来,反正你言远哥哥他放假了就待在家里也不出门,让他给你补补课。正好,你舒阿姨也特别想见见你。”

    乔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甚至微微皱起眉头的黎言远,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那怎么行呢,黎老师好不容易才放假轻松一下,还让他给我补课,会打扰他休息的。”

    黎言远的目光淡淡的扫过来,眼神中带着些许的赞赏,很显然,他不是很想乔桑到他的家里去。

    黎父却一脸不赞同的说道:“叫什么黎老师,在学校他是你老师,在学校外面,你就叫他哥就行了。”

    就在此时,另一边有个长辈唤黎言远过去。

    “我先过去一下。”黎言远对黎父说道,目光扫过乔桑,往那边去了。

    黎言远一走,黎父就说:“桑桑啊,你不知道,你言远哥哥他这个人没什么生活情趣,放假在家不是在院子里晒太阳晒一整天,不然就是在床上躺着躺一整天,你去了还能给他找点事情做做。就算不让你言远哥哥给你补课,你到黎伯伯家里来玩也是可以的嘛,你舒阿姨工作忙,没时间,但是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你呢。”

    乔桑倒是知道有这么位舒阿姨,是“乔桑”妈妈的好友,在“乔桑”妈妈过世之后,每年过生日都会给她寄礼物和生日贺卡,只是不知道她居然是黎言远的妈妈。

    乔桑点了点头,乖巧的笑着说:“好的黎伯伯,等我下次放假,就去黎伯伯家里玩。”

    黎父开心了:“哎,太好了,来,你把电话给黎伯伯存一下。”

    乔桑嘴甜,乔政廷把她叫过去介绍一些长辈给她认识,她一一打招呼,长辈的问话也都很有分寸的答了,以前没见过乔桑的长辈们心里都挺吃惊,之前都听说乔桑特别叛逆总在学校闯祸让乔政廷头疼不已,这会儿一看,完全就是一副懂礼貌有家教的样子,看来是传言有误了,以前见过乔桑的长辈就更吃惊了,以前乔桑那副样子,见谁都爱搭不理,长辈跟她说话,她也不耐烦,说话冲的很,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一下子变得这么知书达理了。

    乔政廷看着乔桑这懂事乖巧的样子,在心里着实鞠了一把泪,老怀甚慰,觉得乔桑十分给自己长脸,吃饭的时候高兴的谁敬酒都一口干了。

    吃饭的时候乔桑也被安排坐到了黎言远边上,乔桑全程做乖巧状。

    黎父和乔政廷坐在他们对面,不时的往这边看上一眼,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人都笑的合不拢嘴。

    席上还有人在拿黎言远和乔桑小时候两家家长开玩笑定娃娃亲的事情打趣他们两。

    黎言远十分淡定,只是推脱不过长辈劝酒,浅酌了几杯,他显然酒量不佳,面上染上一层淡淡的薄红,镜片后的黑眸里的水色也晃荡起来。

    一顿饭吃到下午三点,要走的长辈也都走了。

    乔政廷和黎父双双喝高,被人扶到楼上房间睡觉去了。

    乔桑和黎言远自然留了下来。

    外公也喝了点酒,上去房间睡去了。

    一楼就剩下乔桑黎言远还有赵家用了二十多年的老保姆。

    客人一走,保姆就开始收拾,乔桑很自然的走过去开始帮忙收拾桌面。

    “你去休息去,这儿我来收拾。”保姆立刻来抢乔桑手里的活。

    “没关系,吃饱了正好运动运动,消消食。”乔桑微笑着把手里的碗筷往旁边让开了保姆的手。

    “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黎言远送完长辈离开,从外面进来,走过来说道。

    他的脸上依旧泛着薄红,眼神也不似平时那么淡漠,而是带着水色荡漾。

    保姆用手隔开他,挥手让他去休息。

    乔桑笑着说:“老师你喝醉了,还是先去沙发上休息一下吧。”

    黎言远也的确有点醉了,他平时滴酒不沾,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说道:“那如果需要我帮忙,随时叫我。”乔桑笑着点了点头,他就转身走到客厅去,坐到沙发上往后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消化着醉意,耳朵却又不禁被厨房传来的说笑声吸引。

    少女的声音故意放轻了,软软甜甜的,听不清内容,只零星听到几个词,偶尔传来轻快的笑声,不吵,反倒异样的让他心情宁静。

    “你外公今天好高兴,都是因为你呢,我好久没看到他那么高兴了。”厨房里忙碌的保姆说道。

    保姆大概五十多岁,早年丧偶,为了抚养自己的一对儿女,二十多岁就来了赵家,这么多年,儿女也成家立业,孙子都有了,她因为感激赵家对她的照顾,再加上对赵家有了感情,又怕乔桑的外公一个人在家孤单,就一直做到现在,说是保姆,其实已经算是半个家人。

    “乔桑”因为当初乔政廷要娶温宁,外公表示支持,就连外公也一块记恨上了,除了过年来走个过场,平时从来不会来这里看望外公,所以今天乔桑来了,还陪着老人说了好一会儿话,外公才那么高兴。

    “我以前不懂事,婆婆别怪我。”乔桑轻声说道。

    “婆婆怎么会怪你呢,但是婆婆看你现在那么乖那么懂事,婆婆心里也高兴。”保姆笑着说道,乔桑的妈妈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感情深厚,以前看到乔桑走了岔路,她心里也着急,也不是没开解过她。她也见过那个女人,长相温温婉婉,脾气也挺和气的,看面相,也不是那种精明的人,只是乔桑钻了牛角尖,怎么都走不出来。只是现在看到乔桑这么懂事,她也很欣慰。

    保姆见乔桑开了水龙头打算洗碗,立刻走过去用手把她隔开,说道:“好了好了,剩下的就交给婆婆来做。你去外面看小黎睡了没有,要是睡了去给他盖床被子,天气凉,别冻着了。”

    乔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小黎”就是黎言远,顿时忍不住脸上浮上一个笑,然后就从餐厅走出去了。

    找到客厅,脸上还带着薄红的黎言远正闭着眼仰靠在沙发上,眼镜摘了放在茶几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乔桑没有叫他,而是走到客房柜子里拿了一张小毯子出来轻轻给他盖上。

    她忍不住放轻了呼吸,然后靠近了看他的睫毛,没有镜片的遮挡,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浓黑茂密的睫毛,直直的覆下来,名副其实的睫毛精。

    乔桑被婆婆叫去院子里喝茶,她生怕惊醒了黎言远,小心翼翼的把膝盖从沙发上放下去,然后放轻脚步走了出去。

    沙发上闭着眼睛的黎言远,缓缓睁开了眼。

    ***

    “你好......桑桑?......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那你玩的开心点,晚上早点回来......好的再见。”

    温宁挂了电话,心情十分不错,没想到乔桑居然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是姐姐吗?”温煦刚在楼下喝了水上楼,在走廊里听到温宁叫了乔桑的名字,立刻跑了下来。

    “你不是上去了吗?”温宁惊讶的转过身来看他,然后说:“乔桑说你乔叔叔喝醉了,他们要在外公家吃了晚饭再回家了,让我不用准备他们的晚饭。”

    温煦的表情明显变得失落,肩膀也垂了下去:“哦。”

    温宁没发现温煦的失落,只是问道:“今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在家,小煦想吃什么?”

    “随便吧。”温煦说:“我回房间了。”

    他说着走上楼,路过乔桑的房间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才回自己房间,没理会正趴在那里看漫画的纪姚,他躺上床,把耳机重新塞进耳朵里。

    纪姚看了他一眼,又扭过去一边看漫画一边说:“我还以为你听英语听力呢,每天都听那首歌你腻不腻啊?”

    温煦没理他,只是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过了一会儿,纪姚又伸脚踹了踹他:“你姐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快到饭点了怎么还不回来。”

    温煦睁开眼,说:“她不回来吃晚饭了。”

    “不会吧?!”纪姚扭过头来,哀嚎:“早知道就去我家玩了!就你非要等她。”他忽然坐起身来,然后在温煦旁边趴下:“温煦,我发现你是不是有点恋姐情节啊?怎么觉得你现在特别粘乔桑呢。”

    温煦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他。

    这个年纪的男生,正是开始萌发对爱情的探索欲的时候,纪姚说:“你看,以前你经常放学以后去我家找我玩儿,现在连放假都不去我家了。每天都待在家里,是不是因为乔桑?”

    温煦又闭上了眼睛:“不是。”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最近懒得出门。”

    纪姚在床上打了个滚:“没有最好。”他没心没肺的发散思维说:“她可比你大了快两岁呢,还是你姐,她爸你妈肯定也不同意.......”

    “你吵着我听歌了。”

    “什么破歌,天天听也听不腻。”

    ***

    晚饭吃的清淡,也吃的少,就外公还有黎乔两家人。

    吃完饭就准备各自回家了。

    “有空来黎伯伯家玩啊!”

    黎父热情的对乔桑交代道。

    “好的黎伯伯。”乔桑笑着说道。

    “那乔叔叔,我们就先走了。”黎言远礼貌的对乔政廷说道。

    “好,开车注意安全。”乔政廷拍了拍黎言远的肩说:“我家桑桑在学校就拜托给你了,你多照顾照顾她。”

    黎言远看了一眼站在车边上一脸乖巧正弯着腰听他父亲说话的乔桑,淡淡应道:“乔叔叔放心,乔桑是我的学生,照顾是应该的。”

    乔桑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冲他笑着眨了眨眼:“言远哥哥再见。”

    黎言远镜片后的黑眸微微一凝,随即略一点头,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对车外的乔政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开车离开了。

    乔政廷目送着黎言远的车子开远,伸手把乔桑揽过来,挺着已经开始逐渐显型的啤酒肚高兴的:“走,乖宝,我们也回家吧!”

    乔政廷白天喝得有点多,安全意识还是很强,特地让司机跑一趟来接的。

    在车上,乔政廷就开始问:“乖宝啊,你觉得黎言远怎么样啊?”

    乔桑心下了然,却故意装作一副懵懂模样:“黎老师?怎么了?”

    “你黎伯伯是不是跟你说了,你跟黎言远小时候订过娃娃亲那事儿?”乔政廷循循善诱的问道。

    “说了。”乔桑说着脸上故意露出害羞的表情。

    乔政廷正仔细观察乔桑的表情,看到乔桑这个表情,顿时打起了精神,说道:“你黎伯伯是真喜欢你,你舒阿姨,以前是你妈妈最好的小姐妹,每年都给你寄生日礼物还有贺卡。黎言远,爸爸也替你观察了,长相那是真的不用说,虽然比爸爸年轻的时候稍微差了那么一点,但是长成这样已经可以了,配得上你。虽然前途差了一点,就是个数学老师,但是当老师也有当老师的好处,环境干净简单,结婚以后也不用怕他到外面乱来,当然了,你黎伯伯舒阿姨生的孩子,我也是能放心的,差不到哪里去。我们两家人也不缺钱,你们两就过点安稳日子也不错。我们两家离得也近,爸爸要是想你了,随时都能去看你,你就算住在家里也很方便,爸爸是生怕你被什么外地人给拐跑了,要是你能嫁到黎家,爸爸我也算放心了......”

    乔政廷大概是酒还没完全醒,絮絮叨叨了一堆。

    乔桑有点啼笑皆非,说道:“爸爸,我还是未成年。”她顿了顿,嘴角带了丝笑意说:“而且黎老师比我大快十岁了。”

    “年纪大点没事,年纪大知道疼人,而且他家里的人不显老,你看你黎伯伯,比我年纪大,但看着比我年纪还小。”乔政廷说:“我都跟你黎伯伯把情况给你摸清楚了,黎言远没谈过女朋友,还是童子鸡,你不吃亏!”

    前面的司机听了忍不住要替老板默哀了,老板喝醉了都在胡说些什么啊,这种话也能在自己还在读高中的女儿面前说的吗。

    乔桑很确定乔政廷的确是酒还没醒了。

    乔政廷似乎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干咳了两声,看了看窗外,说:“哎呀,到家了。”成功转移了自己的尴尬。

    乔桑先下车,在乔政廷下车的时候扶了他一把,把乔政廷感动的眼泪汪汪的。

    两人都没带钥匙,乔桑直接按了门铃。

    门开的很快。

    开门的人不是温宁,而是温煦:“乔叔叔,姐,你们回来啦。”眼睛却亮晶晶的看着乔桑。

    “哎,小煦还没睡啊。”乔政廷一边换拖鞋一边问道。

    这会儿都快九点半了,温煦一向睡得比较早。

    “嗯。”温煦应了一声,见乔桑被乔政廷堵在后面,就弯下腰把乔桑的拖鞋从鞋柜里拿了出来,弯腰放在了乔桑脚边上。

    “谢谢。”乔桑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换上拖鞋。

    温煦已经习惯了乔桑时不时的亲昵小动作,问她:“姐姐今天玩的开心吗?”

    乔桑想到自己和黎言远的“娃娃亲”,就忍不住想笑:“嗯,挺开心的。”

    乔政廷没看到温宁,问道:“小煦,你妈呢?”

    温煦说:“妈妈回房间洗澡了。”

    “那你们两个也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学呢。”乔政廷说了句,然后也趿拉着拖鞋回自己房间了。

    乔桑和温煦一起往楼上房间走去。

    “你今天出门了吗?”乔桑随口问道。

    “没有。纪姚来家里了。”温煦说。

    “周末可以出去走走,不要总是闷在家里。”乔桑说着停下脚步,不舒服的揉了揉眼睛。

    “眼睛不舒服吗?”温煦也跟着停下脚步,关心的看着她问。

    “好像进了什么东西。”乔桑又揉了揉。

    “别揉,我帮你看看。”温煦轻轻握住了乔桑的手腕。

    “嗯。”乔桑的眼睛睁不开,只能闭着眼睛面朝着他。

    温煦抓着乔桑的手腕靠近过去,小心翼翼的用手撑开乔桑的眼皮,心里莫名有些紧张,咽了口口水,轻轻地朝着她的眼睛吹了口气。

    乔桑难受的眨了眨眼,眼睛里泛起泪水,又眨了眨,舒服多了。

    她眨掉眼睛里的不适感,睁开了眼,对着温煦一笑:“好了。”

    温煦第一次靠乔桑那么近,看着乔桑泛着泪却因为笑而微微弯起来的眼睛,呆了一呆。

    等他回过神来,乔桑已经走上去了,他跟上去。

    “晚安,温煦。”乔桑站在门口对他说,然后打开门走进去,又关上门。

    “晚安,姐姐。”温煦轻声说。 166阅读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